商用地產

杭州站

武林壹號寫字樓

 您的位置:首頁 > 杭州寫字樓* > 過去一年,全國百萬家餐飲注銷,杭州綜合體也“吃飯生意難做”?

過去一年,全國百萬家餐飲注銷,杭州綜合體也“吃飯生意難做”?

http://m.geeksoncall.cn  2022/1/5 19:00:00 來源:層樓

01

剛結束的元旦假期,又是杭城各大綜合體的狂歡。

持續的低溫天、yi情后的正;,加上商場舉辦的各式迎新活動,幾乎每個mall的人氣,都達到了一年中的“峰值”。

這幾天,一到中午和晚上的飯點,西溪天街四周的道路,導航就會變成深紅色。好不容易殺入地下車庫,負二層居然很難找到車位,連負三層都要兜上幾圈才行。

元旦當天,我去吃飯的城西銀泰,人氣也相當高。

下午一點多,多數餐廳應該隨到隨吃了吧。結果從4樓直梯一出來,我就知道想太多了。

往日一排排空凳子的店門口,坐滿了排隊的客人!熬W紅茶樓”點都德最是夸張,輪候客人,超過了100桌。



不想在排隊上浪費太多時間的我,只能灰溜溜的跑到負一樓,點上一個麥當勞套餐,一解饑餓。

無獨有偶,一朋友組局吃飯,為避開萬象城晚餐高峰,特地挑了1月2日中午。結果提前三天訂餐,還差點訂不到包廂。

就連大江東的居民,都頻頻發出感慨:商場人太多了,吃飯都要排隊,早知不出門。

這難免給人一種錯覺:杭州綜合體的生意真好做。

事實上,這只是特殊時節的非典型性火熱。對大多數商家而言,過去一年的日子并不好過。尤其餐飲,太多太多人已經倒在2021年。

據某查查統計數據顯示,2021年,全國餐飲相關店鋪共注銷100萬家,其中火鍋店注銷近10萬家,奶茶店注銷近35萬家。就在上月,“輕食鼻祖”新元素也黯然宣布破產。

而在2020年和2019年,餐飲注銷企業分別只有32萬家和10多萬家。

02

數據看似夸張,實際感受的水分并不大。

只要你平時稍加觀察,就可以發現,餐飲人真的難,即便主城綜合體內。

工作日中午的西溪天街,從一樓抬頭望去,基本是空曠清冷的狀態。有時候,看到的保潔阿姨,都比擦肩而過的顧客多。

跨年夜永遠人山人海的湖濱銀泰in 77,平日里“空空如也”。一周前,連著兩天去D座馬記永蘭州牛肉面吃午餐,中午12點的用餐高峰期,20幾張桌子僅三四桌有人。



錢新CBD的高德置地廣場,平日里安靜得不像是一個商場。哪怕晚上,也僅有寥寥數家餐飲店,稱得上“人聲鼎沸”。

不僅上座率低,部分綜合體的店鋪迭代速度也相當快。

慶春銀泰6樓,一小半鋪位關門,寫著“品牌升級”;大悅城6樓,餐飲店關掉了一大批;黃龍萬科中心的一樓到頂樓,每一層都有不少鋪面處于圍擋狀態。

核心區的綜合體尚且如此,其他商業體就更不用說了。



王先生上班的某寫字樓,位于濱江區政府附近,是一個集酒店、寫字樓、公寓和商業于一體的小型綜合體,周邊小區、互聯網“大廠”眾多。

但入駐2年來,餐飲店換了一茬又一茬。平均幾個月,就有商戶退出,新商家接手,循環反復。

在大江東寶龍廣場負一層,沒有其他綜合體的喧鬧,只有一個孤零零的超市、空蕩蕩的過道和密集的“餐飲店鋪招租”廣告。

2018年6月開業的地鐵上蓋綜合體——綠地藝尚魔方,因人氣慘淡,于去年下半年關閉。去年9月底開業的超山奧特萊斯,未科的博雅城等,人氣也很低迷。

03

作為綜合體的流量之王,為什么餐飲變得這么難做?

大多數餐飲都是重資產運營,除去高昂的裝修成本,還時刻有“三座大山”壓頂——房租、人力及食材。

這就意味著,走量經營的餐飲業,對現金流周轉要求極高,必須貨如輪轉。一家餐飲店,如果連續幾個月無法實現正現金流,那么很快就會堅持不住。

而過去兩年,yi情的反復無常,成倍放大了這種壓力。

人員工資和餐飲供應鏈,調整壓縮空間很小,房租更完全處在被動位置(大多數房東不會減租)。統計數據顯示,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的商鋪租金依然高位運行,并沒有因為yi情而回落。

也就是說,無論房租、食材還是人工,都幾乎是剛性成本,依舊需固定支出。



疫情影響下,這些成本很快就會拖垮經營。這正是近一兩年,許多商場和街邊鋪面,頻繁關門更替的重要原因。

不久前,在社媒廣為傳播的“哈爾濱餐飲夫妻倆抱頭痛哭”視頻,正是當下的縮影。

2021年,哈爾濱遭遇5波yi情,全年近三分之一的時間,籠罩在陰影下。面對空蕩蕩的店鋪和不菲的投入,誰能繃得?

知名輕食餐廳新元素之所以破產,也是因為yi情導致經營嚴重虧損。

再往前,海底撈宣布關停了300家門店,包括茶顏悅色、呷哺呷哺在內。杭州知名日料餐企“三上日料”,去年初宣布關閉當地全部門店。

有素食屆愛馬仕的“大蔬無界”,曾先后在萬象城、國大城市廣場開店,一年前也已雙雙倒下。

04

做餐飲風險有多大?這是一筆很容易算清楚的賬。

我一個朋友,在錢江新城核心地段的某綜合體內,經營著一家小而精的日料店(十幾個位置)。大眾點評4.8高分,節假日不提前兩天訂位置,可能還吃不上。

不久前的平安夜,這家小店,做到了超4萬的日營業額。在平時,也有日均2萬的營收。

看著不錯,上個月卻遭遇了“滑鐵盧”。yi情管控后,店鋪營業額驟降90%,直接跌至2000元/天,開一天就虧一天。

他給我算了一筆帳,每個月房租2萬,員工工資8萬。包括員工宿舍、系統管理費用和推廣費用等等,睜開眼睛,一天就是5000元的基礎成本。

“前兩年還好,工資4-5萬就行,現在人工漲得太快,都翻了快一倍!



不止如此,因為是日料店,每天都得準備新鮮的材料,包括各類刺身、海膽、螃蟹和和牛等等。大部分食材的鎖鮮期極短,生意低迷的時候,食材損耗特別大。

“每天得有1萬營業額,才能基本保本。對了,這還不算這百來萬的裝修!

好在杭州yi情很快得到控制,憑借著食材的新鮮和料理優勢,朋友的日料店,正在慢慢重新走上正軌,日常營業額恢復了七八成。

不過,另一個同學Ada在濱江的咖啡店,就沒那么幸運了。

前幾年,Ada在濱江開了一家咖啡商務西餐店,上下兩層大幾百個平方,光裝修就投入了200多萬。但這兩年,即使加了外賣等渠道,生意還是不行,最終在去年止損歇業。

她算了一下,基本“收支平衡”,但裝修的錢,全砸在那了。

05

這兩年餐飲難做,公共衛生事件是主因。但商業綜合體的過度供應,競爭加劇,也是客觀事實。

據相關統計,過去兩三年,杭州綜合體一直保持著年均開業20+的數據。比如2021年就新開了24個,僅國慶前后,就有江東天街、丁橋天街、奧體印象城和花園城開門迎客。

由于分布不均,很容易造成一些板塊“供大于求”的局面。

像郊區剛需板塊大江東,短短1公里內,就有天街和寶龍廣場兩大綜合體。而大江東投資占比高,自住入住率低,暫時撐不起兩個商場。

再如城東新城,有三花國際、杭州之翼、西子國際、萬象匯、港龍城及東站廣場等眾多商業體。每一個都有一定體量,但每一個又都不夠出色。



類似例子,還有橋西申花一帶、臨平新城等。

除了選擇余地太多,近幾年杭州樓市的持續火熱,也在促使民眾消費普遍降級。

2017年到2021年,杭州每年新房和二手房的總成交量,都超過了20萬套。尤其2017年高達30萬套,2021年次之也有27萬套。

這導致杭州居民杠桿率,長年居高不下。

2020年,杭州以居民資金杠桿率138.8%、住戶部門杠桿率107.4%,成為全國唯一雙破100%的城市。

如今,多數普通老百姓都過著“節衣縮食”的日子,能省則省。



互聯網電商的普及和興盛,也是不容忽視的原因。各種外賣APP紛紛上線,隨傳隨到的優勢,讓太多人習慣了“宅生活”。

美團外賣發布的《2021年外賣新勢力城市榜單》顯示,杭州是全國外賣用戶最活躍的十個城市之一。

大時代的一絲漣漪,在一個微小的個人眼中,或許就是滔天巨浪。

在yi情、供求和生活方式的轉變下,線下實體餐飲洗牌,似乎是不可避免的事。

但無論如何,我還是希望家門口,有鮮活的商業,可以隨時外出消費。這是對生活的基本追求,也是閃爍著生活魅力的一件事。

【現在已有0位網友對本文發表評論,點擊查看所有評論!

我要評論
用戶名:
內容:
驗證碼:   點擊刷新驗證碼 (*看不清,點擊刷新驗證碼。
中国老肥熟妇bbw_一夲道无码无卡免费视频_夜夜爽天天爽夜夜叫_亚洲一卡2卡三卡4卡2021国色天香